新闻中心

我们时刻观察世界行业动态
华能“突击”新能源!46个项目、29次会面!温枢刚上半年行程单! | 开元体育APP官方网站
2023.11.22

开元体育APP官方网站-

华能集团:“十四五”期间新增风光新能源装机8000万千瓦以上的目标。

1985年,是一个带着特殊意义的时间节点,邓小平将其定调为,改革开放承前启后的关键点。

同绝大多数嗅觉敏锐的公司一样,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华能集团”),也于1985年正式创立。

这家因改革开放而生的公司,在其后的年间,既享受到了时代的红利,也承担着引领行业发展的使命。此时,它正经受着新一轮改革的锤炼。

在当时的能源部,将由原水电部归口管理的华电电力技术开发公司、华源电力综合利用开发公司、华电工程建设公司,华电南方(集团)公司等四个公司划入华能集团管理。同日,华能集团与煤代油办公室联合发文,将原煤代油办公室下属的9家华能公司归入华能集团管理。

至此,华能集团开启了浩浩荡荡的发展新征程。

煤电和水电从一开始就成为华能集团的“命门”。这也让华能集团一度陷入比较尴尬的境地,因为火电占比量高,水电待开发资源殆尽,该公司的清洁能源装机占比至2022年底仅为41%,在五大发电集团排在倒数第二的位置。

29场会面!温枢刚“瞄准”新能源

今年2月6日,在2023年新能源建设推进会上,刚刚接任华能董事长刚刚4个月的温枢刚对外宣布:“2023年全年,华能将集中开工和施工准备新能源项目152个,靠前安排2000万千瓦新能源项目实现实体开工和施工准备,公司斥资1000亿元用于全年新能源开工建设新能源3000万千瓦以上。”

彼时华能集团温枢刚的一番言论让业内震动,1000亿元开发新能源对于很多能源装备企业来说,绝对是一块儿“大肥肉”,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华能集团一旦可以在自己的属地建设新能源项目,其带来的GDP增长和对当地就业率的贡献作用是巨大的。

温枢刚作为华能集团的一把手从开年到上半年结束,吸引了来自河北、辽宁、内蒙古、海南、云南、广西等多地政府部门官员与之洽谈会面;此外,作为新能源设备企业端的哈电集团、隆基绿能、阳光电源、金风科技、特变电工等一众企业的“老大”也纷纷与其示好,期待彼此在新能源项目建设领域深入合作。

从温枢刚上半年与不同地方政府领导和不同企业的负责人沟通情况看,预计,今年华能集团可能会在以下几个区域开建一些新能源项目。

内蒙古自治区应该是华能集团布局新能源的重要区域。内蒙古风光资源比较优越是其中原因之一,因为华能集团旗下的内蒙华电在内蒙古自治区有先天优势,今年上半年温枢刚和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签署新能源领域的框架协议,可以认定华能集团今年在内蒙古绝对不会只是建设一两个新能源项目那么简单,其与内蒙古光伏治沙的龙头企业——亿利集团的董事长王文彪会面,还和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市委书记碰头儿,估计今年华能将会以鄂尔多斯为发力点,在内蒙古建设一批风电、光伏新能源项目,一旦项目投产,其依托公司旗下上市的内蒙华电的通道必然可以实现经济利益和社会价值双丰收。

辽宁也会成为华能集团开展新能源业务的新据点,尤其是风电和核电领域的合作,了解到,辽宁大连普兰店有计划建设压水堆项目,华能在山东石岛的压水堆项目远近闻名,其在辽宁大连建设新的压水堆项目,对于当地的能源供给,尤其是热电联产的发展大有帮助,两者合作顺理成章。

海上风电也是辽宁和华能合作的重点领域之一,今年3月1日,华能与辽宁营口市人民政府、中国电建集团中南勘测设计院有限公司签署海上风电项目开发合作协议,拟选址于辽东湾营口附近海上区域,规划建设总装机容量百万千瓦级海上风电场。

对于华能来说,这种大型海上风电基地建设才更有利于其尽快实现规划的新能源新增装机目标,因为比起分布式光伏的装机规模,海上风电的装机体量更大,发电能力也更强,在政府足够支持的情况下,风电大基地肯定是首选。

所以除了辽宁之外,海南也将成为其发展海上风电的重点省份。另外海南在核电领域也会成为华能集团的合作伙伴。

在青海这种比较适合发展大型能源基地项目的,华能集团大概率会在当地开展风光储氢一体化的综合项目,在云南、广西可能更偏重于光伏项目合作,在河北则大概率聚焦储能领域布局。

整体看,华能选择地方政府合作是采用因地制宜的方式,其项目建设也会根据当地的资源优势、地缘优势和华能集团自身优势相结合,形成互惠共赢的局面。

温枢刚上半年除了见地方政府的领导还会见了很多新能源装备企业的董事长,而且这些装备企业基本上都属于业内龙头公司。并且无论是光伏领域还是风电、储能、氢能等领域,温枢刚见的企业负责人都不局限于一家公司。

有可能是华能集团要建设的项目涉及的设备规模非常大,单一公司供货可能存在产能、产品种类是否能满足需求的问题;另一种可能则是在项目招标采购之前,公司上层领导需要接触,了解各家公司的基本情况和彼此匹配的程度,以便后续招标采购的顺畅性。

上马分布式项目 提速新能源装机

自从华能集团确立了“十四五”期间新增新能源装机规模8000万千瓦的目标后的两年时间,其整体的新能源装机速度并不理想。

据2021年度的公开数据显示:华能集团新增风光装机仅为654万千瓦,甚至不及“十四五”新能源装机目标8000万千瓦的十分之一。

2022年,华能集团的新能源装机投产1295万千瓦,虽然比上年度有将近一倍的增长,但这一年该公司新能源装机目标范围是1500万千瓦到1800万千瓦之间,从这个角度看,华能集团依然未能完成目标任务。

不过华能集团在今年上半年表现可圈可点。据不完全统计,华能集团上半年新投产的电源项目有46个,累计装机接近1000兆瓦,其中大部分是光伏、风电、储能项目。

从上述项目建成投产情况看,小规模分布式项目占比较高,百兆瓦级大型基地项目只有4个。

上半年落成投产的电源项目中,很多分布式光伏项目只有几兆瓦甚至是零点几兆瓦,但积少成多,总体算下来其累计的份额并不少。

而百兆瓦级的大基地项目虽然数量少,但其规模优势更胜一筹,因此让华能集团在今年新增装机达标应该没有太多难点。

从这些项目装机的地点看,果然和年初会见的地方政府部门可以形成对应之势。辽宁、河北、云南、内蒙均有项目竣工投产。

从上半年这些投产的电源项目看,华能集团正在积极推进新能源项目建设,虽然上述项目依然有气电和煤电项目,但其整体占比可以忽略不计。

近日华能旗下五家上市公司2023年半年财报预告陆续出炉,其中华能国际、华能水电和内蒙华电、新能泰山营收涨幅均超过10%,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曾经在2021年和2022年连续两年亏掉228亿元的华能国际在不久之前发布的“2023年半年度业绩预盈公告”中所讲,今年上半年与 2022 年同期相比,华能国际将实现扭亏为盈。

连续两年亏损的华能国际在今年上半年有望扭亏,其原因是2023年上半年,受经济复苏和高温天气影响,全社会用电量增加;同时,来水不足造成全国水电发电量降幅较大;公司合理安排火电机组运行方式和检修工作,发挥顶峰保供作用,火电发电量同比增长较多。此外,公司风电和光伏装机容量持续增长,新能源发电量增幅较大。

由此可见,新能源发电装机量增加和火电业务的固有优势让华能国际有了翻身机会。

从华能国际上半年可控发电装机容量变化情况看,新能源装机容量,尤其是光伏在第二季度的可供装机容量增幅明显,对于光伏、风电可控装机容量大幅提升,让华能国际通过新能源发电增加新的业绩增长点。

华能集团旗下另一家以水电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华能水电预计上半年的营收和净利润都有大幅增长,但实际上公司的水电业务因为枯水期的影响,发电量出现明显下滑,而风电光伏装机撑起了业绩的主要增长点。

内蒙华电实际是华能集团旗下火电主业集中的公司,但该公司在新能源发电领域也有少量布局,整体看在蒙西电网中风电优势比较明显,此外华北电网的风电也有较大幅度的增长。

内蒙华电在今年上半年的业绩同比增长10%以上,火电业务固然是最大的利润增长点,但风电业务对业绩的贡献也不容忽视。

综上所述,华能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与发电相关的三家公司业绩均有相对较好的表现,除了煤电和煤炭业务带来的增长外,新能源发电成为业绩增长的贡献者。这也充分说明华能国际今年上半年在新能源发电装机方面作出了不懈的努力并且取得了丰厚的利润回报。

人事调整牵动战略部署

华能集团发展至今离不开前任董事长舒印彪的努力付出,2018年,舒印彪掌舵华能。针对火电成为路径依赖制约未来发展的问题,2019年1月,在履新后第一次出席集团工作会议时,舒印彪抛出改造华能的纲领。

华能将新能源战略总结为“两线”、“两化”:“两线”指新能源重点布局的区域,即“三北”地区(北线)和东南沿海省份(东线)。“两化”代指布局的基地特点,在三北地区,华能将布局以特高压送出通道为依托、“风光煤电输用”一体化基地;在东南沿海,华能将打造基地型规模化、投资建设运维一体化的海上风电发展带。

舒印彪曾经担任国家电网的董事长,对电源、电网之间的关系了如指掌,他在华能集团任职期间,最主要的作用是让这家煤电“大佬”找到了新的发展方向。

华能集团高管层也在今年6月中旬发生变动,张文峰任中国华能集团董事、党组副书记。黄历新任华能国际总经理。赵虎任华能水电总会计师。

而从张文峰此前的履历看,张文峰历任中国南方电网电力调度通信中心副主任(公司系统运行部副主任)、党委委员,广东电网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党委委员,广东电网公司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计划发展部主任、计划与财务部(运营监控中心)总经理。

曾经华能集团的董事长舒印彪来自国家电网公司,此次来自南方电网公司的张文峰调任华能集团任公司董事、党组副书记,成为温枢刚的得力助手,这种人事变动对于华能集团的后续发展至关重要。

两家电网公司的高管先后到华能集团任职,有利于当下能源转型过程中继续推进的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构建。因为电网系统出身的领导非常了解新能源并网存在的一些问题,其再去以大力发展新能源为目标的发电公司任职,可以最大限度降低沟通成本,作为电网出身的高管再到电源端企业任职,对于华能集团来说使其打开了南方电网业务的窗口。

黄历新曾经是华能国际的总会计师,现在担任该公司总经理,这种职位变动可能是因为此前华能国际曾经出现亏损,公司总会计师在财务管控方面取得明显的成效,对公司扭亏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升职的目的也有鞭策的意味,希望其在总经理的职位上给华能国际的发展带来积极作用。

华能水电总会计师换人可以看做是内部简单的人士调整,这个关键性的职位需要内部选择有足够经验的人担任,赵虎刚好符合这些条件。

高管层换人,对于华能来说,目前看是更有利于其下半年在新能源领域持续发力,也可以预见到这次人事调整是让华能集团内部组织架构更加合理和完善,形成合力。

7月12日,华能集团2023年度光伏组件(第一批)框架协议采购中标候选人公示,本次采购规模6GW,候选人名单中,有年初与温枢刚会面过的隆基公司,也有一道新能、正泰、东方日升等没有在今年上半年和其会面的公司。可见华能集团在光伏设备招标采购方面始终坚持“三公”原则,产品的质量和价格是其选择合作的关键因素。

从如此大的规模招标不难判断,华能集团在今年下半年光伏项目有“大动作”,煤电大佬由黑转绿的关键之年,值得期待!